当前位置:首页 > 文库 > 营销战略

营销理论离实践到底远不远?


中华品牌管理网   2019-06-12  作者:王赛    访问人数:0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

只有这样思考过理论和实践的关系,才能融合开出新花。我个人还是认可勒温的话——没有什么比一个出色的理论更加实用。但前提是你是“理论”,是“好理论”,这之后才能知行合一、体用合一、道术合一。

营销理论离实践到底远不远?
      我本人是营销学科班出身的,目前大量时间在给企业家做顾问,所以我特别想从一个科班的角度,再从一个CEO咨询顾问的角度,去谈这样一个好问题,好问题很重要。

  我们先来看明茨伯格的一段话:“管理如登山,左边是管理实践的悬崖,右边是管理理论的深渊,稍不小心就掉下去。”

  除了明茨伯格之外,我给出两个“不恰当”的比喻:

  第一个比喻:王家卫导演的电影——《东成西就》里面有一段,叫做“洞穴困境”:在一个黑暗的洞穴里面,黄药师、欧阳锋、南帝、北丐碰到一群怪物,结果双方都很恐惧对方,这就好像今天理论界和实践界面临的情境。

  第二个比喻是刘慈欣《三体》里面的黑暗森林法则:由于我们都不懂对方,所以碰见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开枪。

  理论与实践的深渊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非常关键。CEO需要什么层面的营销?也非常关键。所以我提出这个问题:理论与实践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后来,我觉得这个问题都问错了,因为“远不远”才是一个问题;如果根本不远,那问“有多远”,似乎是一个伪命题。

  关于营销理论与实践问题,我想谈三点,这是三颗子弹。

  第一颗子弹:
  问题导向&本质-情境导向

  有一年我在东京碰到了一群大咖,包括菲利普·科特勒、里斯、凯文·凯勒、大卫·艾克、舒尔茨等。会议开始,首先是定位之父里斯上台讲品牌。里斯说,品牌就是聚焦、就是定位,否则那都是伪品牌。他讲的时候,我看到大卫·艾克(品牌资产之父)在下面摇头,然后他上台说里斯说得不对,如果按照里斯的逻辑,宝洁算不算品牌?Google做这么多业务,算不算品牌?

  之后上台的是舒尔茨(整合营销传播之父)。舒尔茨说,你们争论什么呢?最后还不是要回到传播的有效性上。品牌是什么,品牌是一种传播的感知。

  在他们争论的时候,我看到菲利普·科特勒在一旁笑。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我见过很多CEO关心品牌,但是他们都是从问题入手来关心,所以我是问题导向思维,如果企业面临的问题是新产品上市,这个品牌的核心就是产品品牌,定位就很致命;但是如果说我是运营一个公司的品牌资产,比如给宝钢、华润做顾问,这个层面的品牌,就是公司品牌运作,问题的核心就不是定位,是品牌资产的建立与变现。问题导向为入口,不会有模糊的地带和争论。

  所以回到理论与实践的融合,我提出一个答案叫做:概念导向VS问题导向。这是答案A。

  好,除了这个导向还有没有答案?

  有,是看理论的表象,还是本质,这就是我的答案B,你的理论是流程导向,还是本质-情境导向。

  什么意思?比如说什么是营销?营销是从市场调研开始到STP到4P,这叫做“把大象放进冰箱分为几步”,这叫做“流程”。它适合初学者,但是第一步打开冰箱门,第二步放进去,第三步关上,其实并没有真正解决大象怎么进去的问题。

  好,我的子弹来了,现在真是一个概念极多的世界,比如颠覆式创新、战略规划、激活个体、定位、营销4P……层出不穷,就像中国春秋战国时代,诸子百家争鸣,应接不暇。

  但是对不起,我认为大多数属于“语言腐败”。张维迎提出来“语言腐败”这个词我很喜欢,我把它用在这里。为什么,因为这些概念都不是本质-情境导向。比如“激活个体”,如果组织平台化、个人创客化,那华为“压强原则”“力出一孔”就玩不转了(这背后的思维逻辑原理,可以回溯到经济学最伟大的争论,即凯恩斯和哈耶克之争,不多说)。

  问题来了,怎么解决“语言腐败”?

  回到解法A,什么叫问题导向?

  华为人看到我写的书《数字化时代的营销战略》,问我:王顾问,能不能用你的这个东西来指导我们企业的实践?按照4R重构我们B2B解决销售方案部门的营销模式?

  我说:慢,你们想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如果是B2B层面的营销,核心是深化客户关系和攻占客户钱包份额,外部那些数据的整合不如先把客户数据逻辑化、决策化,这才是战略咽喉,当然,B2C不一样。

  回到解法B,什么叫本质-情景导向?

  我觉得很多基础的原理、工具需要反思,比如SWOT分析,很多人批没用,说像八股文一样,变成“填空游戏”。错!这个工具的核心在于确定什么是优势,什么是劣势,高手低手的判断标准不一样。比如平安网点少,工商银行网点多,平安没有认为这是劣势,把手续费免掉(因为没有网点成本),于是迅速崛起。所以分析SWOT的核心是优势劣势如何转换。

  包括BCG模型,横向是相对市场份额,纵向是增长率,很多人都用这个模型。但是看《战略简史》就知道,这个模型的背景是美国20世纪70年代大量的厂商产能过剩,用这个模型来做资产重组、收购。一家新公司进入新市场,用这个模型,就可以关门了。

  那么回到这个问题:我到底像海尔一样要激活个体,还是要用华为的压强型法则?应该全部回到情境和本质,即:先看你是什么样的业务,增长杠杆在哪儿。所以我提出一个理论与实践联系的视角:先看问题,我们先看企业家的问题,再看情景,从情景到本质,再到工具。这样理论与实践才能融合。

  第二颗子弹:
  营销的本质是什么?

  第二颗子弹关于好坏营销,我要谈两点:一是营销的档次,二是营销的层次。

  先谈档次。都在谈细分,那什么叫好的细分?我以前读书的时候,营销学的书翻来翻去,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都在谈定位,什么叫好的定位?都在谈销售,什么叫好的销售模式?都在谈数字化,什么叫好的数字化?都在谈客户体验,什么叫好的客户体验?

  这背后可以展开大量的基于企业实践再到理论的研究。看到这些理论使用的问题、情境、本质,才是好营销VS坏营销的金线,也才是企业需要的营销。

  再谈层次,什么是层次?菲利普·科特勒有一个得意弟子叫库马尔,他既在伦敦商学院做教授,又在印度最大的公司塔塔做行政总裁,所以他任督二脉是通的,他说:“当今营销的困境在于大多数公司CEO的圆桌形席位当中,没有CMO的席位,而核心问题是:如何通过营销来获得增长?”

  汪涛教授说了一句话:“市场营销远不是消费者行为,更是市场驱动型战略。”我很喜欢这句话。从CEO的角度来讲,市场驱动型战略是他要的东西,因为以前的战略规划、愿景、使命、价值观太宏观,不接地气,而营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营销要回到CEO层面,理所当然,但是是以“市场导向的战略”得以回归,这即是CGO(首席增长官)兴起的原因。

  刚讲实践,我再把刀口切到“理论”。我们看看营销中的一些定义,麦卡锡说的“营销是指某一组织为满足顾客而从事的一系列活动”。丹尼斯也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是AMA的前CEO,他说营销是一种组织职能,是创造、传播、传递价值的过程,这个概念大家都知道,但是我觉得这种定义方式还是跳不出赵本山那个故事——“把大象放进冰箱里面分几步”,所以,有没有可能找到一个新的理论方式?

  定义“定义”,这不是管理学可以解决的问题了,得回到哲学,西方哲学。好,我就看看哲学领域当中对“定义”一词是怎么来定义的——对“定义”的定义。

  我翻到一本好书,是台湾哲学家傅伟勋教授写的一本书叫《诠释学》。这个人太传奇了,开始研究佛经,发现佛经上的词语太晦涩了,比如“色即是空”,这个“色”是啥意思?颜色?美色?所以他进入语言本身来研究,发展诠释学。

  回到定义,定义用诠释学拆出来,无非几种:第一种叫“有什么”,比如营销有什么,有STP,有CRM,有渠道等,这叫“有什么”版的定义;第二种叫“是什么”,这个“是”是一个高度概括,比如营销是客户价值的实践,好像有理,但是好像啥也没说;第三种叫“怎么做”,典型就是流程,即赵本山“如何把大象放进冰箱里”那个故事。

  这三种定义是目前典型的定义,基本都是这个模式,但是,它们都没有涉及诠释学说的“本质”。营销的本质是什么?只有基于本质展开,“有什么”“是什么”“怎么做”,才有意义,这叫做诠释学的思维。

  营销的本质是什么?增长、需求、竞争、关系,我认为营销所有的动作跳不出这四个元素,它们分别指向“目的、本质、关键、标准”。于是,化成一个企业实战版的营销定义,营销=增长路径的设计+客户需求的管理+竞争优势的巩固+持续关系的建立。

  这个公式是可以展开的,每一项我都可以再展开。

  比如我们以“增长”为例,把它展开成三个元素,分别是数字化、增长杠杆、增长蓝图。这些都是企业高度关心的问题,比如如何用数字化获得指数级发展、如何打蛇打到七寸、四两拨千斤来增长、如何看到市场增长的全景(而不是一个或几个增长点)?在这种定义下,营销在实践中就活了。后面需求、竞争、关系都可以展开。

  第三颗子弹:
  究竟什么是“理论”?

  回到最后,理论和实践究竟有多远?我认为是个伪问题。

  我特别喜欢社会心理学之父勒温的一句话:“没有什么比一个出色的理论更加实用。”好的理论,绝对可以解决企业的问题,但是回到我前面的两个答案,问题导向,本质-情境导向,才算。但是一个更有意思的问题在于,究竟什么是“理论”?这个问题更值得反思,理论本身也得去考核!

  当然,这不是管理学自身能搞定的问题了,这是西方哲学考虑的问题,所以西方哲学的第一期讨论世界本质(希腊),第二期讨论上帝是否存在(中世纪),第三期讨论什么叫认知可能性。伟大的认知论Epistemology就是讨论这个的,有英国经验论和欧洲大陆的唯理论,培根、休谟来PK莱布尼茨,康德用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来统一。但是伟大的波普尔说,理论是啥,不能证实,只能证伪而已。

  形而上吧?但是它是理论的“理论”。我们再跳到形而下,目前所谓的“商业理论”,我归纳为四种视角:德鲁克视角、波特视角、王永庆视角和波普尔视角。

  德鲁克厉害,但是学不会,他属于“顿悟派”,看到事情就开悟了,没有理论构建;波特构建了理论,把工程和经济学那套引入管理学;波特2004年去台湾,台湾首富王永庆跑去捧场,听完后对波特说“你的理论很精致,不好使”,王永庆用自己的经验总结了一些理论(当然我不这么认为,我高度认可波特);最后一个视角,就是研究者视角,波普尔视角,研究者最厉害的不是比企业家会做企业,而是他有一套研究方法可以证伪,或者发现新的东西。

  好的理论,应该四者合一,四者合一就回归到了我开头提出的问题,和我提到的答案A、B版。

  只有这样思考过理论和实践的关系,才能融合开出新花。我个人还是认可勒温的话——没有什么比一个出色的理论更加实用。但前提是你是“理论”,是“好理论”,这之后才能知行合一、体用合一、道术合一。

市场营销培训房地产营销培训微信营销培训清华营销总监研修班也是近期大家关注的话题
标签:营销理论实践问题工作经验企业营销
来源:《销售与市场》杂志管理版2019年06期
暂无评论,快来添加一条!
点击这里提交你的留言